https://www.dadasou.com

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大婚(紫金矿业董事长娶小25岁妻子)

十一期间(10月4日),350亿身价的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先生与钱冰女士在福建厦门结婚,婚礼现场新娘钱冰女士一席话不仅感动了中国金王,而且感动了婚礼现场所有人,也引发了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中国金王陈景河先生是谁,新娘钱冰女士是谁,钱冰女士到底讲了什么,中国金王是怎么创业成功的,小编为大家一一道来。

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大婚(紫金矿业董事长娶小25岁妻子)

国庆期间,63岁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迎娶38岁新夫人的视频在网上引起热议。陈景河被誉为“有色金属的李四光”,百度百科显示,陈景河是中国矿业联合会主席团主席,中国黄金协会副会长,现任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党委书记、总工程师。

根据紫金矿业A股公开的信息,陈景河目前持有6200万股,以国庆长假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价计算,陈景河仅此股票的身家财富就超过3.6亿元。这是陈景河的第二次婚姻。其发妻赖金莲2019年1月因病去世,陈景河曾专门发文悼念爱妻。

其第二任妻子钱冰的履历,经过梳理,钱冰为安徽人,曾就读于潼溪中学。原先在福建泉州担任模特,同时在泉州拥有一家名为“咖啡一号”的咖啡馆,2012年加盟瑞达期货,2016年前后到国外深造,期间偶尔还参与走秀。

  • 一、新娘婚礼现场到底讲了什么?

新娘钱冰女士婚礼现场讲到:

大家晚上好,我是钱冰,欢迎大家来到美丽的滨海城市厦门,一起见证我和陈先生的幸福时刻。有你们的到来和祝福,我们将开启新的生活篇章。

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相不相信爱情,我万万没有想到,我这把年纪还把我嫁出去,曾经我认为婚姻不是一个必需品,直到我遇到了陈先生,让我们相信了爱情,我们想用一段婚姻来证明真正的爱情是可以跨越和突破年龄的界限,I´m so lucky,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陈先生是我非常非常敬仰和仰慕的全能型企业家,品格高尚,情感专一,这是他很多年的朋友都知道的,造福一方,回馈社会,当然这些都是你们知道的陈先生。今天我想跟你们说一说,你们不知道陈先生的故事,我和陈先生认识这么久,这段时间他瘦了20多斤,非常的自律,就是传说中比你优秀和比你更努力的人。他非常孝顺,每天回家陪妈妈吃饭散步,所以大家今天看到台上的我们这么的般配,郎才女貌。我非常非常幸运,遇到这么优秀的人。

我想可能正如主持人说的,我一直在做一件非常有福报的事业,我把生命赋予很多家庭,我也希望我可以携手陈先生一起去看世界中最美丽的风景。那我和陈先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想这位创业专家就发现眼前的这位姑娘可能是一位高品位的金矿。峰哥,我想跟你说,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证明你的眼光。

让我们一起携手成就彼此更好的自己,让我们彼此的生命更加的丰满,愿在座的各位亲朋好友所爱且所得所想皆如愿,共享幸福,友谊长存,大家吃好喝好,谢谢大家!

  • 二、新娘钱冰是谁?
350亿身价紫金矿业陈景河结婚,新娘钱冰凭什么打动中国金王?

新娘钱冰,毕业于纽约理工学院,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11年起从事大宗商品交易和投资,担任经济师、并购交易师,也是赫拉之爱创始人。

赫拉之爱全球科学助孕平台总部位于美国纽约,是一家由美国联邦及纽约州州政府批准注册认证的国际辅助生殖医疗咨询公司,长期与美国辅助生殖顶尖医院、胚胎培养实验室和PGS/PGD基因实验室等各类医疗机构密切合作,提供科学辅助生育、第三代试管婴儿和女性主动冻卵等海外高订医疗咨询服务,拥有全美优质的自营海外接待中心和全程一站式无缝对接高订医旅服务。

  • 三、新郎陈景河先生是谁?

陈景河先生,1957年10月生,毕业于福州大学地质专业,厦门大学EMBA,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福建省第十、十一、十二、十三届人大代表,中国矿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中国黄金协会副会长。陈先生是紫金矿业的创始人和核心领导人,紫金山金铜矿的主要发现者、研究者和开发组织者,自2000年起一直担任公司董事长(其中2006年8月至2009年11月兼任公司总裁);同时还担任低品位难处理黄金资源综合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在矿床勘查评价和开发规划,矿山采、选、冶及企业管理方面有很高的造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省部级特等奖、一等奖13项,发明专利14项,发表论文50余篇。

陈景河先生用34年时间,让紫金矿业实现了从县属矿产公司到跨国集团的飞跃。如今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成为以金铜等金属矿产资源勘查和开发为主的大型跨国矿业集团,公司资产规模、营业收入和累计利税均超过1300 亿元,是中国矿业行业效益最好、控制金属矿产资源最多、最具竞争力的大型矿业公司之一。公司先后在香港H股(股票代码:2899)和上海A股(股票代码:601899)整体上市。公司位居《福布斯》全球上市公司2000强第778位,及上榜的全球黄金企业第3位、全球有色金属企业第9位、中国黄金企业第1位、中国有色金属企业第1位,位居2020年《财富》“中国500强”第77位。

紫金矿业主营的金、铜、锌资源储量和矿产品产量均已进入国内矿业行业前三甲,公司在国内14个省(区)和海外12个国家拥有重要矿业投资项目,包括福建紫金山金铜矿、黑龙江多宝山铜矿、刚果(金)科卢韦齐铜钴矿、塞尔维亚波尔铜矿、哥伦比亚武里蒂卡金矿等一批大型在产矿山,以及西藏巨龙铜矿、刚果(金)卡莫阿铜矿、塞尔维亚Timok铜金矿等世界级超大型高品位在建矿山,其中卡莫阿铜矿铜金属资源储量高达4369万吨,是非洲第一大、全球第四大铜矿。公司海外金、铜、锌资源储量和矿产品产量超过或接近集团总量的一半,利润贡献率在集团占比超过三分之一,成为中国在海外控制黄金和有色金属资源量、矿产品产量最多的企业之一,陈景河先生由此被外界称为“中国金王”。

  • 四、中国金王创业故事

1.荒山淘“紫金”

1957年,陈景河出生于福建永定,小学五年级,家里的石头堆成了小山。1969年端午节,还没等陈景河反应过来,山塌了,右胳膊差点砸骨折,3个月吃饭、洗澡都不能自理。父亲一气之下,找来了两辆货车,全部倒进河里。

陈景河哭了整整一个夏天。不过等到初一开学,他又破涕为笑,“因为有地理课”。要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半年下来,陈景河就成了全校的地理通“从福建地质,到中国地貌,到地壳运动,说得比老师都顺溜”。整个初中3年,陈景河的地理成绩就没考过第二名。3年后的1978年,陈景河一举考入福州大学地质系。这回,他终于可以名言正顺采集石料“每周末徒步15公里,背回6斤石头样品。”

大三暑假,陈景河在图书馆查古代地质,无意中看到《汀江府志》记载,“宋康定年间,紫金山盛产金,因名。”“会不会是真的?”他动了心思。

陈景河自福州大学地质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福建省闽西地质大队,随即到紫金山进行地质勘探工作,从此开始了他与紫金山的不解之缘。

“宋康定年间盛产金因名”的紫金山位于上杭县内,又被称为“黄金宝地”。国家也曾投入资金进行勘探,但均未发现有勘探价值的矿山。经过他10年风餐露宿和艰苦探索,终于在1983年确定了这座大型金矿加特大型铜矿,但金矿总储量只有5.45吨,这始终被业内人士认定是根“鸡肋”。

但是,陈景河不死心,他想起奶奶小时候经常念叨的故事“紫金山是铜娃娃戴金帽子”。无风不起浪,他决定再用补勘增储的新工艺试一下。

此后,陈景河带队直接住进山上的破庙里,每天不到6点就出发,晚上再背着30斤的矿石样品回来化验。

今天吊悬崖测剖面,明天钻岩洞采样品,山上100多个洞,他和队员挨个钻,整整3个月,“一天1桶水,20多人用,只能烧饭喝水。”等到下山的时候,陈景河完全成了个野人,连孩子都认不出自己的爸爸。

功夫不负有心人。1983年底,陈景河在海拔1138米的紫金山主峰发现一个437平方米的金矿区,并在古代采金遗留的样品中发现金矿,同时队员在淘洗沙子也发现了金子!

于是陈景河大胆断定,“紫金山金矿储量超过200吨,并有超过250万吨的铜矿。”

“不开采太可惜了”。当年9月,陈景河决定调到上杭县矿产公司。要知道,当时他已经是福建地质系统最年轻的高级工程师,前途无量。

听说省里来了一位年轻的高工,时任上杭地矿局局长高兴坏了,亲自到车站去接陈景河,并专门腾出局里最好房子给他做宿舍。

要知道,当时上杭县矿产公司只是一个350万资产规模的小厂,亏损多年,工资都发不出来,职工也从最初的300多人走得只剩下76人,留下的都在琢磨跳槽。

紫金山的矿产分布图早就有了,但是采用哪种方法开采呢?

厂里的几位老专家坚持认为“南方潮湿多雨,必须按照传统的全泥氰化方法开采”,但那是一个高达到3千万的预算,前面四、五任厂长就是被高昂的数字给吓了回去。

陈景河也不例外,所不同的是他同时反其道而行之。陈景河带领15位技术骨干,在实验室蹲了20天,反复推敲17条技术路线,最后决定用生产成本低的堆浸工艺,“700万可以搞定”。

但是,当时厂里账上全部加起来也不超过50万。要贷款?几大国有银行根本不搭茬。

关键时候,矿物局长很给力,立马带着陈景河找到上杭县县长。县长更给力,当时就把农信社一把手找了过来“我给他担保,出了事我兜着”。

不过,1993年第一期开采出的黄金纯度不高,加上价格不给力,5公斤金锭才赚了5.4万,距离预期相距甚远。陈景河很沮丧,不过财务科长却很高兴“终于可以见到现钱了。”

“要提高利润就必须降低成本”,陈景河把目光聚焦到矿体分离,“人工操作费时费力,而且矿工进行岩石开采时会经常遇到塌方”。

用机械?山上根本派不上用场。用爆破?怕误伤山下的百姓。陈景河左思右想不得要领。

1997年过春节,因为注意力过度集中,他差点被街上的二踢脚给伤到,“为什么不采用定向爆破?”陈景河眼睛一亮。

于是当年3月12日,在矿区岩层采取1035吨炸药露天抛掷,结果当场炸开50米厚的岩层,而距离爆破中心450米的上杭电视转播站毫发无损。

如此一来,矿体剥离时间马上从6个月缩短为3个月,一举节约300万。

有数据显示,当时国内黄金企业每克综合开采成本为80元,而上杭矿业的开采成本却控制在60元以下,想不盈利都难啊!

到了1998年,上杭矿业取得露天开采许可,陈景河挽起袖子准备大干一番,但发现资金又成了问题

再找县长?农信社本身放款能力有限。其他股份银行?县长根本指挥不动。

也巧了,1998年五一,陈景河在永定同乡会上,遇到了新华都的陈发树,当时陈发树正发愁6000多万工程设备租不出去。一个没钱租设备,一个设备闲置。陈景河当场拍胸脯,“绝对赚钱,到时候翻番还你工程款!”

发哥当时与陈景河也就一面之缘,但转念一想“反正设备闲着也是闲着,再说这位兄弟面相是个厚道人。”

于是当年6月,新华都承包紫金山的全部土石方工程。半年后,陈景河矿石卖了1个亿,当然发哥也轻松赚到2000万。

两人就此英雄惜英雄。后来2000年6月,陈景河决定将进行股份制改造,“将上杭矿业改成紫金矿业”。陈发树闻讯就送来4800万,成为紫金矿业的第二大股东。

到了2000年,紫金矿业总资产已经达到6个亿,年度销售收入4个亿,8年翻了200倍。

这个时候,福建已经不是陈景河的菜了。他提出“先行业领先,再矿业领先,最后进入国际先进行列”的发展战略,喊出“10年再造10个紫金”。

适逢2002年初,贵州黔西南州水银洞放出风声,“招商引资”。彼时加拿大一家公司已在贵州花费3年时间勘探,不过迟迟未下决心开采。

陈景河到了当地,没有找县领导,而是直奔水银洞山脚,他首先找来当地的一个地仙,地仙告诉陈景河“传说水银洞下有宝贝”。

随后,他进村里找到一位80多岁的老爷子“日本人当年在山北挖了大半年,本想到山南继续挖,不料解放军追过来”。最后,陈景河才找来水银洞的矿产分布图。

当天晚上,陈景河就找到县里的负责人,“就是山南了”。4个月后,果然一锤就挖到金矿矿体,一年后,水银洞利润超过1个亿。

此后4年,陈景河先后收购了新疆阿舍勒铜矿、西藏玉龙铜矿、黑龙江多宝山铜矿等15家矿产公司,紫金矿业一举成为黄金企业的龙头,江湖人称陈景河“金王”。

2003年12月23日,紫金矿业3.483亿H股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最高市值达到1500亿。

“点石成金”不再是一场梦,陈景河打造了中国黄金生产领域的一个奇迹,硬是把紫金山变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金山。

2.技术成就梦想

陈景河是专家型的企业家,是紫金大多数大型项目科技攻关及其工程化的组织者、实施者,技术方案的提出者、实施过程中重要问题的解决者。

在紫金矿业开矿生产中,为了进一步降低成本,陈景河和紫金矿业的技术人员,经过了多次反复实验,对矿石进行“破碎→筛分→洗矿→重选”等多套工艺,攻克了矿业界的技术难题,使得品位低至0.9克的矿山变废为宝,成功具备了开发的可能。

“通过这一系列手段,我们的开发成本,是当时行业平均水平的10-20%,大大提高了矿山的开采价值。”陈景河说,在此基础上,紫金山金矿储量大的优势开始显现,它从预计的可开采黄金5吨增加到300吨,再到500吨以上,创造了“越挖越多”的奇迹。

在搭档方启学看来,陈景河可以用“传奇”来概括:紫金矿业从1万元起步,发展成为如今国际知名矿业公司;收购的几个矿都是世界级的,特别是在刚果(金)投资的卡莫阿-卡库拉铜矿,补充勘探之后资源量增长近一倍,价值超过万亿人民币。然而,当陈景河听到搭档对自己的评价时,却只是谦虚表示:“不存在‘传奇’问题,我对自身还是非常清楚的。”

谦受益,满招损。陈景河带着这份谦虚,已获得多个荣誉奖项:先后获地矿部优秀青年肩建省优秀企业家、龙岩市拔尖人才等称号和福建省“五一”劳动奖章、2007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有效候选人、连续五年荣膺福建省年度杰出经济人物、《环球企业家》杂志将陈景河列为“2006推动中国商业国际化25人”之一。

3.艰苦创业故事

(1)泅渡汀江

1982年6月,陈景河所在的地质八队开始了对紫金山长达10年的地质勘查。起先,陈景河与他的三名队友扎营在紫金山脚下汀江河对岸的碧田村。每天天将亮时他们就背上地质包和中午的干粮出发了。去时可乘村民的船到紫金山脚下登山,下山时往往已经下午八九点钟了,每人背着一包鼓鼓的沉沉的矿石。为赶时间,他们总是连跑带滑,既有乐趣,也有伤痛和危险。到了河边,船早已停泊在对岸了。水性尚好的陈景河总是争着泅渡到对岸,再把船划过来,然后大家上船回营地。晚饭毕,他们就开始了矿石的样品检测分析。第二天一早,他们又重复昨天的生活,背着地质包上紫金山了。

(2)就快到了

1986年8月,已在紫金山顶麒麟殿驻扎多年的陈景河,办好了妻子赖金莲从龙岩市立医院调到紫金山当地质队医务员的手续,结束了长期两地分居的生活。一天早上七点多钟,太阳已火辣辣地照下来,陈景河要带着妻儿上山了。他们的家当请一位村民挑着,陈景河双肩驮着三岁的儿子陈磊,久病方愈尚虚弱的妻子赖金莲只好跟着往山上爬,常常落在后面叫前面等等。赖金莲这是第一次上紫金山,还不知道有那么高,路有那么难走。他们走呀走,一直走到中午时分,赖金莲实在走不动了,她坐下来喝口水,问丈夫还有多远,丈夫说“就快到了”。她只得打起精神,气喘吁吁地再跟着走。丈夫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可不走又怎么办?又走了一段,赖金莲有气无力,像个要哭的孩子,问:“到底还有多远?”陈又说“就快到了”,一只手扶着驮在肩上的孩子,一只手挽着妻子往上走。他自己也累也,但他是肩负重任的大男人,无论如何也要有雄纠纠的样子。他们走呀走,丈夫不停地哄小孩似地给妻子说“就快到了,就快到了”,赖金莲已经没有讲话的力气了,也就不再问了。……他们终于一步一步地挨到了建在麒麟殿旁的油毛毡房,赖金莲一下瘫倒在椅子上,想站都站不起来,但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3)家里有鬼呀

1987年9月,已是地质八队分队长的陈景河把分队从紫金山搬到了上杭城郊的一幢简易房里,赖金莲和医务室也搬下来了。她们租住了队部附近的一家邱姓平房。陈景河一个月才下山一次,可是他一回来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就背着沉沉的地质包钻到办公房去了。冬天,办公室内冷风习习,陈只得烧木炭取暖,深夜十二点多了,办公室内还有灯光。赖金莲给丈夫做好了夜点,等呀等,就是等不回来,自己也就迷糊地睡着了。深夜时分,丈夫的敲门声惊醒了她,她没好气地说:“家中有鬼呀,半夜三更还不回来。”听到妻子的嗔怪,陈景河只是嘻嘻一笑:“家中没鬼我还不回来呢!今天又有新成果,你怎么慰劳我?”

(4)空头支票与临阵脱逃

1993年,承担起开发紫金山任务的陈景河,工作更忙了,像着了魔似的,经常深夜还在工作,凌晨四五点钟,又爬起来搞材料了。妻子赖金莲怕丈夫累坏了身子,就想些办法让丈夫休息休息,但总难以说服他,纵然他承诺了也总是空头支票一张。1995年初,陈对赖说,“等公司利润实现500万元时,我就陪你去玩”,年终实现了,他又说:“等实现1千万元利润时我就带你去玩”,年终又超额完成了,他又说等实现2千万元的利润就带你去玩,可年终又突破了2千万元,他又说达到5千万元时带你去玩,……就这样,公司利润年年翻番,他一次又一次地提出更高的标准,赖金莲的愿望总是实现不了,她生气了,给陈取了个外号:“空头支票”。

陈景河还是个“脱逃将军”。1995年7月,儿子陈磊小学毕业考进了上杭县第一中学,这是件大好事,就跟丈夫说:这下该兑现诺言了吧,带儿子一起到北京旅游一次。想不到陈景河很爽快地答应了,一家人欢天喜地到了北京。可是,第二天要去游玩了,陈却对妻子说:“我给你们安排好了一日游随团活动,我还有要紧的事要办。”妻子这才知道,自己又上当了。那天,陈景河到地矿部办理矿山的有关业务了。2001年,儿子陈磊考上了中国科技大学,国庆期间,赖金莲好不容易拉着丈夫去安徽探望儿子。到了合肥市,讲好了第二天去参观九华山。可是,临出发前,陈景河又对妻子讲:“你们母子去看九华山吧!我要去看一个新矿点,世界上只有矿点最好看。”妻子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5)矿山最好看

2000年,紫金矿业已经憋足了参与“西部大开发”的劲,董事长陈景河带着一班人没日没夜地投身在西部广袤无垠的土地上,想为公司找到更多更好的新矿点,实现他的“资源战略”。他们在温差三、四十度的天山南北翻越,在几百里渺无人烟的戈壁滩上穿行……7月的一天,陈景河一行从乌鲁木齐到甘肃兰州,经过吐鲁番盆地,在火炉似的戈壁滩上艰难地穿行了二、三百公里。途中有许多历史上有名的胜地,如敦煌石窟等,大家都建议停车下去休息参观一下,但陈景河就是不许,说:“以后有的是机会看,找到了新矿点再说”。那一次,他们足足奔波了半个月。

8月份,陈景河一班人与四川地质部人员到四川西部进行项目前期调研,路过被称为人间天堂的“九寨沟”和黄龙国家级旅游区,四川地质部人员已经安排好了去参观的行程。但是不管主人如何盛情邀请,陈景河就是不去,他说:“我也很想去领略一下天堂美景,但现在还不是时候,目前在我眼中,矿山最好看”。是啊,他是一个分秒必争干事业的人,什么时候才能休闲下来享受一下呢?

分享请注明内容源出处:达达搜(农业知识网) 让更多的农业小伙伴一起学习吧!

本文原标题: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大婚(紫金矿业董事长娶小25岁妻子)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dadasou.com/question/103731.html

郑重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仅为农业知识网内容更加丰富,并非达达搜观点。如信息标记有误,欢迎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合作。

猜你喜欢

相关生活问答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