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信息

港独分子跑路名单大曝光!香港为什么越来越反大陆?为什么放任香港?

港独分子跑路名单大曝光!香港为什么越来越反大陆?为什么放任香港?

罗冠聪、黄之锋等拜见美政客,乞求美国干预香港事务(图源:香港《文汇报》)

港独分子跑路名单大曝光

7月3日电《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香港国安法)6月30日晚正式刊宪生效。近日,港媒报道称,就在香港国安法正式生效前,乱港分子罗冠聪已离港潜逃,黄之锋也在6月28日凌晨和父母一起匆匆搬离原住址。

罗冠聪离港潜逃 黄之锋凌晨连夜搬家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有消息称前“香港众志”成员罗冠聪于上周六(6月27日)晚乘搭航机逃离香港前往英国,报道称,罗冠聪是在出席了一场“揽炒派”论坛后前往机场,与前“香港众志”副主席郑家朗一起离港。2日晚十点半左右,罗冠聪在社交平台发文证实自己已离开香港,但未交代身在何处。香港政界人士在接受访问时表示,至今一直误信“香港众志”等鼓吹“港独”理念的人上街以身试法,然而罗冠聪却悄悄“远走高飞”,真可谓“精人出口,笨人出手”。

另据港媒报道,一直对外宣称不会走的黄之锋,在香港国安法通过前两日,也与父母一起乘夜色偷偷搬离了位于港岛南区海怡半岛的单位。海怡街坊李先生告诉记者,6月28日凌晨3时许,自己返回海怡家中时,突然发现13座有两男一女,拖着一堆行李准备离开,他正奇怪为何会有人在凌晨搬行李离家时,忽然看到其中一人是黄之锋,而身旁的两人相信是黄之锋的父母。李先生称,三人鬼鬼祟祟,非常警觉附近的路人,三人从大厦内搬出很多行李,不像是旅行,而像要搬家,“好似移民咁,数量非常多。”记者昨日(2日)向同座大厦街坊打听,街坊都称最近已有数日不见黄之锋一家的身影。

报道称,黄之锋最后一次在媒体面前出现是6月26日出席“揽炒派”论坛,而6月30日他宣布辞任秘书长并退出“香港众志”时,也是完全不见踪影。7月1日,黄之锋在社交平台贴出一张游行人群相片,自己却没有上镜,这与过往他喜欢在媒体面前曝光也有颇大分别。2日晚,黄之锋突然直播与绯闻女友梁凯晴在蓝田摆街站宣传的画面,发文称“目前尚算安好”,但对已逃之夭夭的罗冠聪、郑家朗却绝口不提。

港媒列出的“港独走佬”名单

“香港众志”创党主席罗冠聪:声称因香港国安法,已离开香港,但未交代身在何处;

“香港众志”前副主席郑家朗:据称与罗冠聪一同离港到英国;

“香港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修例风波中,涉嫌非法集结,弃保潜逃,据报藏匿英国;

参与“港独”及“台独”组织、头目举办“反修例活动”的何泳彤:据悉担心触犯香港国安法,陪陈家驹离港;

“香港民权抗争”召集人杨逸朗:2019年6月26日“民阵”的爱丁堡广场集会后,涉嫌煽动在场群众包围及冲击警总而被捕,后“踢保”后离港,据悉他潜逃到台湾已申请庇护;

香港大学学生会刊物《学苑》前总编辑、《香港民族论》编者之一梁继平:一早订好去台湾机票,参与“占领立法会”后神速前往美国;

“香港民族阵线”召集人陈卓南:2018年10月离港赴欧洲;

“本土民主前线”前成员黄台仰:2016年“旺角暴动”中,涉嫌煽惑非法集结、煽惑暴动及暴动,弃保潜逃,获德国政治庇护;

“本土民主前线”前成员李东升:2016年“旺角暴动”中,涉嫌暴动及袭警,弃保潜逃,获德国政治庇护;

“本土民主前线”前成员李倩怡:2016年旺角暴动中,涉嫌两项暴动罪,弃保潜逃,藏匿台湾。

香港政界:希望年轻人认清现实,切勿再做违法行为

港媒称,在香港国安法通过前夕,乱港分子们已生动地诠释了什么叫“闻风丧胆”。黄之锋、罗冠聪及周庭6月30日宣布退出“香港众志”,“香港民族阵线”等“港独”组织解散香港本部,一些“黄店”也退出“黄色经济圈”。

香港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陈恒镔表示,乱港分子纷纷宣布退出、解散潜水,因为他们心里清楚,香港国安法能有效打击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而一些误信他们理念的人却仍上街以身试法,他批评,罗冠聪自己悄悄“着草”,却不呼吁支持者切勿违法,明显当支持者是“傻仔”,极其不负责任。

香港工联会九龙东总干事邓家彪表示,随着香港国安法正式实施,一直在吃人血馒头的“揽炒派”如大浪退潮,有网民称,“香港众志”多年来筹款近500万,罗冠聪离港潜逃还有夹带私逃之嫌。香港新民党成员陈家珮表示,罗冠聪等“香港众志”成员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前“着草”,说明他们知道自己一直在宣扬违法的理念或行动,她希望年轻人能视他们为反面教材,认清事实,切勿再做违法行为。

香港为什么越来越反大陆

第一点:意识形态的对立

香港被殖民统治到1997年,香港受到西方的文化,科技影响,几乎已经被香港完全认同并接受,也非常快的提高自身的发展,所以香港人思考问题,看问题的角度和西方国家是一致的。当西方国家用挑剔,怀疑,不信任的眼光看大陆的时候,香港也是这么干的。

台湾更特殊一些,国民党执政时的反共教育几十年,而后李登辉、陈水扁等的教科书修改,而马英九未能及时纠正正确史观都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的对立。

香港于台湾所接受的教育体系大多是以人文、个人主义为基点,对于国家认同上有着很大分歧,因为这两个地方都是中国受苦难时被强行分离出去的,被殖民殖出了奴性,其经济增长在高于中国内地时,那种高高在上的心理已定调西方果然是最好的,但中国近年来发展越来越好,越来越快,从根本上颠覆了其长期受教育的认知,认知上接受不能。这种现象常常也出现在内地出国取得绿卡的中国人身上(慕洋犬)。

第二点:港、台部分理性人士对部分内地人素质低下的反感。

港、台留学过,受过高等教育的海归,看大陆就是一个土得掉渣的文盲,中国是发展中国家,还有很多人生活在贫困线,各色人群都有,但很多文盲现在却财大气粗,这让很多理性人士接受不能,但这是次要因素。

第三点:媒体信息的不对称和恶意报导

中国的复兴是西方世界500年未有的大变局,不可否认世界的近代史就是西方近代史,在媒体、政治、文化发展方向来说,西方是主导者。但由于中国这个文明的复兴,不仅仅是打破了他们的发展思维,更多的是一种冲击。西方发展是天主基督在精神层面的统一和唯物科学协调发展的,宗教一直是西方发展的最要脉络,而中国宗教是服务于统治阶级的,唯物辩证才是发展基理。东西文化的对撞,第一战线就是媒体,而中国媒体战五渣目前打不过西方控制的媒体机构,所以受西方媒体控制的港台新闻负面报导和信息的不对称影响很深。

第四点:民主认知的不同

民主的认知是随着资本主义发展而慢慢发生变化的!资本主义刚开始时是反民主的,当物质丰富、文化进步后,越来越多的人要求参与政治,想要打破财阀垄断!整个社会由完全的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转化,民众希望人人参政来使国家长治久安、人民富足、政治公平正义,民主一词慢慢由负转正,成为西方社会的主流,最后被神话为唯一正确的方法。但是民主是方法不是目的,任何方法都不会只有一种,应是多种或混合的,而民主也非只有投票式一种,只是看各国实际是否适合。受西方影响多年的港、台对西方的投票式民主盲目推荐而否定了其它可能。

第五点:利益与尊严

1、利益:港台多年受内地让利,已有一种很不好的思维,即:会叫的有糖吃,越反越让利。
2、尊严:认为让利是一种施舍,自尊心受损,以前我比你们好很多,现在居然被让利,接受不能。

北京为什么放任香港

香港是中国企业进入世界重要的门户,军队导致的后果,会给新兴大国的形象带来严重的损害,那时,全球的制裁将会使中国的经济进入一个困难阶段。也使中国在当下的中美贸易争端中的底气大幅减弱。(就像现在的伊朗)

如今的香港与其说是武力之战,不能说是舆论之战,人心之战,赢得人心才是真正的胜利。毋庸置疑,在香港人看来,香港的未来只会属于香港的年轻人,就像大陆的未来永远只会属于大陆的年轻人,永远不会是其它城邦、其他国家的人,对本土年轻人抱有纵容乃至同情之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经历最近一波波暴力打砸之后,现在越来越多的香港人逐渐看清香港年轻人的本质,同情他们的越来越少。黑衣人、设置路障、瘫痪交通、无理打砸烧……时间长了,影响的是那些还在为未来奔波的香港人,不是大陆人。铁轨被破坏了,他们只能走路上班,上班回来了还要担心头上有高空坠物,这种日子怎么受得了?

所以现在香港人的人心正在起变化。以往很多胆小怕事,委曲求全的“沉默大多数”,终于看不下去了,纷纷站出来用行动说话,有同事告诉我,现在香港表面上暴力升级,但其实参与的人越来越少了,很多香港人开始破口大骂暴徒,希望政府增大压力,赶紧止暴制乱,这几次打砸后,就有很多市民自发站出来清理路障,维护秩序。

就目前来看,中央政府还是尽力借助香港政府本队警力力量处理街头暴力。作为港府也不是很多想象的那样软弱无力,能打的牌还有很多。如:香港警队“一哥”的临危受命。刚上台就采取强硬措施,“围歼”(校园断粮断水断电,出来一个抓一个)香港理工大学的暴徒,几百名暴徒截止今天为止,只有五名在校内斡旋,其中还有俩名暴徒精神失常。其父母在警察面前跪地求饶,要求政府放过他们的孩子,一哥强硬回应道:为什么在你们的孩子游行打砸的时候,不加以制止,你们可知道,他们伤害的有可能是别人家无辜的孩子?

这时候,或许大家已经看明白“北京政府”的高明之处了。等到香港大部分人对“暴徒”忍无可忍的时候,我们再因势利导,让大多数港人主动要求北京政府涉入,这才是顺应民心,名正言顺的充当“救世主”的角色。而不会中了西方人的圈套,逼迫北京强制干预,威胁香港的“一国俩制”,损害香港民主自由的金融地位,损害中国在世界的影响力。

最后,希望香港政府能尽快依靠自己的力量处理好“暴民事件”,恢复昔日的宁静。

 

郑重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仅为热点观察内容更加丰富,非达达搜观点。如信息标记有误,欢迎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合作。

猜你喜欢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