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信息

一生一世电视剧免费观看完整版 一生一世一双人电视剧免费观看

昨晚,由沈阳执导,任嘉伦、白鹿领衔主演的都市情感剧《一生一世》上线当贝影视。一生一世电视剧免费观看完整版,该剧墨宝非宝小说《一生一世美人骨》现代篇改编,是《周生如故》的续集,讲述的是转世后的时宜和周生辰的故事。看过古代篇《周生如故》的观众都知道,是一个全员be的虐心结局,好在有了现代篇《一生一世》再续前缘,现代篇结局如何,小编提前给大家剧透一下。

一生一世大结局:时宜重伤昏迷,周生辰不离不弃,醒后结婚生三胎

这一世的周生辰(任嘉伦 饰),是一位海归化学教授,周生家族的长子,而漼时宜(白鹿 饰)成了时宜,业内顶尖配音演员。前世周生辰用一身美人骨,换来世漼时宜倾国倾城,换她能开口,换了她能记得周生辰这个名字。于是这一世的时宜美貌过人,声音婉转动听,而周生辰外表普通。

在广州机场,时宜第一次听到周生辰这个名字,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在指引,忍不住上前叫住了他。也许是他普通但熟悉的面容,也许是他和时宜配音的电影中男主名字一样,时宜忍不住对周生辰有了好感。初次相遇,时宜就要了周生辰的联系方式,随后的半年里,两人通过邮箱交流。

短暂地交往后,彼此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周生辰的母亲为了让他接手家里的紫砂壶工厂,要求他结婚。周生辰不喜欢母亲给他安排的未婚妻,于是婉拒了家里安排,向颇有好感的时宜提出了订婚的请求。时宜早就对周生辰心生好感,答应了他的订婚请求,婚后经常住在一起,在点滴相处中,两颗心慢慢靠近。

周生辰复姓周生,单名一个辰字,周生这个姓不普通,只有周生家族长子才配姓,但姓了周生,就得承担家族的重任。周家的情况复杂,周生辰的叔父把持着所有权利,后母婉娘与叔父暗中苟且,还生下一对双胞胎周文川和周文幸。周文川表面上是周生辰的弟弟,实际上却对他记恨有加,想要从他手中夺走家主之位。

周生辰为了振兴家乡的紫砂壶工艺,与叔父产生了经营理念上的巨大分歧,遭到了家里人的记恨。叔父和后母、弟弟周文川联手,暗中加害周生辰,时宜为了救周生辰,遭到他们的毒手,身受重伤重度昏迷。周生辰没有放弃时宜,放下手中的事业在医院悉心陪伴照料,终于唤醒了时宜。

时宜醒后,与周生辰互诉衷肠,约定与他相伴一生,永不分离。时宜康复后,周生辰开始放手对付叔父和后母,最终将他们的丑事公之于众,两人被赶出了周家。解决完一切后,周生辰和时宜举行了婚礼,婚后两人恩爱有加,生下三个孩子。

一:你个渣女,骗钱,骗感情

晚上下班的点,霍延拿着车钥匙刚出电梯就接到秦淮赫的电话,“哥,你可赶紧过来吧,我刚看到小嫂子拽着个年轻小伙就扑上去。”

“你当她是你。”

看见漂亮女人就想撩。

秦家满门哪个作风不正派,哪个不是替国家做出贡献的人。

哦,当然,他也是做了贡献的,隔三差五就去警察局报道喝茶,好在秦老爷子已经去了乡下养病,要是在滨市,那可不得分分钟心脏病复发进医院。

“真的,我骗你,我不是人。”

“呵,我倒不知你什么时候成了人。”

“……”电话那头的秦淮赫就差骂人了,“爱来不来,反正是你老婆又不是我老婆。”

直接挂了电话。

拉开车门上车,霍延给洛溪溪拨了一通电话过去,接的人是秦淮赫,声音相当的欠扁:“不好意思哈,又是我,我虽然不是人,但我能接你老婆电话,还能说你听得懂的人话,你说这个世界是不是乱套了?”

“地址。”

霍延发动车子。

“求我啊。”

大爷般靠坐在椅子上的秦淮赫架在桌上的双脚晃动着,傲娇到不行。

霍延还没来得急说话,就听到了洛溪溪的醉言醉语:“你这个渣女,骗了我的钱也就算了,还欺骗我的感情,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然后,就是秦淮赫的哀嚎声。

二:可不就是妥妥的提款机

是以霍延赶到的时候,就是洛溪溪揪着秦淮赫头发的养眼画面,向他要夸奖,“警察叔叔,你看我厉不厉害,帮你抓到了一个流氓。”

流氓秦淮赫咬牙切齿:“麻烦快点,把你女人的手从我金贵的头上拿开!”

花了几万块钱做的头发,全给她毁了。

这也就算了,被她这么一揪,他感觉头皮都快秃了,所以他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揉了揉洛溪溪头,霍延垂眸低声夸奖:“嗯,很厉害。”

早上临出门的时候还高兴蹦哒说要抛弃他的人,晚上就借酒买醉,不用想,就知道跟那个叫陈露的女人有关。

撒手,洛溪溪抱住霍延,嚎啕大哭:“警察叔叔,有人欺骗我的感情,还欠我的钱不还,你要帮我主持公道。”

“好,警察叔叔帮你主持公道。”霍延大掌落在洛溪溪后背上,帮她顺着,轻声哄慰,“你告诉警察叔叔,今天都发生了什么,嗯?”

屁个警察叔叔,不要脸,老男人,估计就是这么诱拐人家小姑娘上贼船的,世风日下啊。

“我以为她真的是来找我玩的,谁知道又是来借钱的,开口就是五十万,我不借,她就找人堵我,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下巴抵着霍延的胸膛,仰头看他,洛溪溪眼睛红肿,“霍霍,我是不是长得就像提款机,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我有钱,我就该借钱给他们,不借就罪该万死?”

秦淮赫心想,上了霍延的贼船,唯一的好处就是有钱,可不就是妥妥的提款机。

看着她,霍延笑意不达眼底,“嗯,你长得确实像提款机。”

“呜呜呜(┯_┯)”

洛溪哭的更伤心了。

“不过,只是我的专属提款机。”

“霍霍,陪我喝酒。”

“不行!”

三:扎揪揪,穿裙子

不给酒,洛溪溪哭得那叫一个昏天地暗。

秦淮赫双手抱臂,站在一旁边捋乱糟糟的头发边看好戏。

年少时什么都敢玩的霍延,大学毕业就突然转了性,好像对什么都没了兴致,把自己活成了无欲无求。

就在大家以为他会一直这么下去的时候,又突然的一天,他说他有女朋友,还是个比他小八岁的娇嫩姑娘。

听他的意思,洛溪溪是他在路上随便捡的,可在他们看来,是洛溪溪捡了他。

洛溪溪这姑娘该叫惨兮兮,亲妈为上位用了手段才怀上她,结果洛家不认,亲妈就把她这颗白菜丢在地里就不管了,还指望白菜满足她的豪门欲。

好在苍天有眼,惨兮兮深得洛老爷子喜欢,才得以认祖归宗,至于她那个妈,早就被霍延吓得不知躲哪了。

好不容易弄走一个,结果,又来了个闺蜜,这换作一般姑娘,早就投河自尽了。

所以说,这姑娘啊,心大,乐观,积极向上。

“别哭了,嗯?”

下巴抵着她的发顶,霍延低软着哄,每次她一哭,他就跟得了心绞痛一样。

这姑娘,就是上天派来克他的。

“不给喝酒,你让我给你扎小揪揪,你还要穿……”

霍延捂住她嘴。

洛溪溪眼巴巴望着他。

真的是败给她了,霍延无条件纵容,附在她耳边道:“行,只要你不哭,回去就让你扎小揪揪,穿裙子跳舞给你看。”

“好。”

秦淮赫凑近想听,最后被霍延一个骇人的眼神定在原地。

背着洛溪溪,霍延往车子停靠的方向走。

夜很深,就如同那个夜晚,瘦小的她将他从跑车里背出来,将他从深渊拉了回来。

没人知道,那晚赛车,他没有想过活着回到终点,他早已厌倦了背负霍这个姓氏的生活,因为太过肮脏。

庆幸的是,他有了她。

她就像是向日葵,每天照耀着他。

再次轮回,时宜与周生辰在机场狼狈相遇。

寥寥几次见面以及邮件往来,便注定这一世再也不能分割的缘分。

周生辰因为要继承家业,逆市投资,必须先成家。而时宜,是他唯一认识又有好感的女孩。

于是,周生辰跳过男女朋友这个阶段,直接进入未婚夫妻阶段,向时宜提出订婚。盼了一世,爱了一世却爱而不得,如今再世为人,时宜怎肯错过周生辰。她果断答应。

于是,两人开启先婚后爱的生活。但时宜和周生辰的结合,却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反对的原因,无非就是想争夺周生家的当家人位置。

在巨大权势和利益面前,人往往露出真面目。这其中,就包括周生成原先的未婚妻,佟佳人。

佟佳人自小就爱慕周生辰,也是周母定下的准未来儿媳。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佟佳人会顺着长辈安排,过上大少奶奶的生活时,她主动退婚,过了不久,嫁给了周生辰的弟弟周文川。

周文川和佟佳人都心知肚明,两人的结合无关爱情,只不过是各有所图而已。佟佳人只需为了家族,坐稳周家二少奶奶的位置,帮外甥周生仁掌权就行。

她依旧爱着周生辰,目光永远追随着周生辰。

得知周生辰要和时宜即将订婚,便心生妒忌,爱而不得,嫉妒成恨。不仅放任周文川绑架时宜,还在周文川欲挟持时宜时,悄悄递上匕首。

时宜不会让自己成为周文川伤害周生辰的砝码,即便刀架在脖子上,也毅然打算与周文川同归于尽,从三楼坠下。整整昏迷两个月,才苏醒过来。

郑重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仅为热点观察内容更加丰富,非达达搜观点。如信息标记有误,欢迎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合作。

猜你喜欢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