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信息

小伙发抖音帮3个被拐妇女回家!具体情况怎么样?附详情

大家好!没想到能够被抖音官方平台和今日头条关注到我助人寻亲的事,对我给予了认可,感觉很开心。我助人寻亲完全是免费的,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去帮助他人,总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力量帮助别人和家人团聚,每次成功帮助到别人,心里面就会很开心。每次成功帮助到求助的人,都是我和我的“比侬”(布依语“兄弟姐妹、亲戚朋友”)们共同努力的结果,在这里,我也要感谢我的比侬们。

目前已经成功帮助三位布依族妇女和家人团聚,没想到大千世界平凡无奇的我,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为求助者铺路搭桥,见证他们和家人一次又一次的团圆奇迹,能够参与到这些奇迹故事当中来,我感到我的生命和生活变得更有意义。

2020年9月,在我为被拐35年的布依族妇女德良发起寻亲活动后,我和我的朋友们:布依语翻译王正直老师、布依族歌手王兴飞老师、晴隆县岑官昌老师、普安县布依族服饰厂的罗其利老师、赵庆老师、卢香宇老师等等所有“比侬,回家”群里的志愿者们,经过艰难曲折地分析、探访,最终仅用2天半的时间就帮助求助者李新梅找到了她母亲德良的家,让听力受损无法学会汉语、流落异乡35年、自己已经成为花甲老人的德良终于回到了自己年近九旬的父母身边团聚了。重逢三个月后,德良的母亲在睡梦中去世…

2021年4月6日,我收到了河南商丘一位热心大哥的求助私信,他想帮助自己被拐到河南20多年的邻居找家人。后来于这位大哥取得联系后,我便和被拐女子视频通话交流,记录了女子提供的信息,最终我觉得她很有可能是贵州省镇宁县的布依族人,于是就马上联系镇宁县的布依—汉双语教师伍登平老师,把我制作的寻亲图片转发给伍老师,拜托伍老师帮忙打听。伍老师非常热心,经过他发动乡亲父老出力,最后仅仅六个半小时就帮助这位布依族女子罗小菜找到了家人,该周周末罗小菜的几个弟弟就立即感到河南与罗小菜相认。

紧接着在4月16号,又收到了广东姑娘陈桂梅寻找贵州母亲和妹妹的求助私信,说父亲病重想让父亲在临终前见到自己日夜思念的妻子女儿。然后我制作了寻亲视频发布出来,后来又拖黔西南州公安局负责打拐工作的贺财勇同志帮忙查询到陈桂梅母亲的相关信息,最后经过信息比对确认无误,让他们母女重逢,陈桂梅的妹妹也赶到广东见到了她们病床上的老父亲,八天后她们的老父亲去世…

每一次成功的善举,有我自己的坚持,但也离不开我的比侬们的共同努力付出。虽然我的寻亲视频发出来不一定有很多人看,也不是每次都一定能帮助到别人成功找到家人,但我一直在努力,我相信只要我继续坚持,说不一定哪一天又会有下一个团圆的奇迹出现,给我自己加油!

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些“心里话”。

这些话都来自失散家庭的寻亲者。有的人失散了22年,有的人等待了80年。经历了漫长的寻找与等待,他们终于和亲人团聚,有了说出这些话的机会。

1.2020年10月,被拐40年的布依族女子德良回到了贵州家乡。

她今年60岁,不会说汉语。布依族青年黄德峰在抖音上帮她发布了寻亲视频,并发动周围的志愿者和好心人,成功确定了德良的家乡所在地。85岁的妈妈再见到60岁的女儿,仍像德良幼时一样,亲手端着一碗热米饭喊:“儿啊,吃饭”。按布依族习俗,游子回家,吃一碗家乡热饭,就不会再丢了。4个月后,德良母亲去世。

2.22年前,在福建省仙游县,5岁的陈金滨跟随父母到县城卖鞋,被人拐到邻近的泉州,长大后一直在寻找家人。

2021年2月,抖音寻人志愿者刘红涛帮陈金滨制作了寻亲视频,最终被其家人看到。由于失散多年,陈金滨的父亲不太能确定视频里的人是自己的儿子。但他的母亲一口断定,这就是她的孩子。最终,一家人得以团聚。

3.2021年5月30日,贺献林终于见到失散61年的哥哥,两人相拥而泣,他说出了上面这番话。

1960年,3岁的他被抱到南京市福利院,后被送到河北的一户家庭。今年4月,江阴寻亲志愿者协会在抖音上发布了贺献林寻亲的视频,评论区的一条留言成为了关键线索,最终帮助贺献林找到了家。

4.2018年11月7日,41岁的货车司机孔令全收到了亲戚转发的一条抖音视频。

视频只有32秒,写着“寻找山东籍烈士孔祥坦亲人”,视频中附有烈士的遗照。孔令全立刻辨认出,这就是他的二伯。他看过二伯的照片,这位家里的长辈年轻时从军,在淮海战役中担任华东野战军某营营长,1948年不幸牺牲。时隔70年,烈士后人家庭终于找到了先辈所在的陵园。

5.姚鹏娥今年94岁,出生在河北,13岁时被人拐走,流落到山西。

80年后,她还是想回家,经常跟孙女说起这句话。2020年4月,一位抖音寻人志愿者几经打听,最终确定了姚鹏娥的家乡所在地。最终,老人回到了故乡。族里迎接她的队伍排到了村口,她还见到了一位幼时的玩伴。大半个世纪过去,两位90多岁的老人口音已不相同,只能在晚辈的帮助下交流。姚鹏娥激动得流下泪来。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

截至2021年6月,“抖音寻人”已经帮助超过200个失散家庭团圆。越来越多的抖音创作者和用户正在加入进来,借助科技的力量,帮助走失者团聚。

此前,布依族老人德良寻亲的故事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背后的志愿者群体也为人所知。其中,黄德峰是促成这次寻亲成功的关键人物。他出生于1992年,在贵州当地税务局工作,无意中参与到帮德良回家的寻亲接力中。

因为这次寻亲成功,黄德峰受到感召,踏上了帮人寻亲的道路,并揭开越来越多的现实真相。几乎失语的被拐女性,以及小众的布依族文化,在这些志愿者的努力下,有了被看见、被关注的机会。最近,黄德峰和他的同伴们又帮助两名布依族女性找到亲人。

德良再次回到了心心念念的贵州老家。

这位布依族女性已经60岁了。在晴隆县,快90岁的父亲在家门口迎接德良。她四下看看,问父亲,为什么没有看到妈妈?父亲告诉她,妈妈不在了,一个月前得了感冒,输液后在睡梦中离世。当时,德良的女儿得知了消息,没有告诉德良。

德良懵了,呆立了几分钟才缓过神来,坐在家门口的凳子上嚎啕大哭。房间里挂着母亲的遗像,德良看了又看,不住地抹眼泪,用布依语喃喃地对空气说话。她被拐卖了40年,在4个月前终于见到了母亲,没想到这次相见成为永别。

△ 黄德峰(左一)和志愿者在德良(左二)老家

两天后,寻亲志愿者黄德峰也赶到晴隆县,和德良一家重聚。这位布依族青年今年29岁,在县城税务局上班,平时喜欢拍视频,科普布依族语言和民歌知识。去年9月,他收到了德良女儿李新梅的寻亲信息,最终和周围好心人一起,帮德良找到了离开40年的故乡。

这次不同寻常的寻亲经历改变了德良,也改变了黄德峰。他从一个传播布依族文化知识的创作者变成了抖音寻人志愿者。大半年时间里,他已经成功帮助3个失散家庭团聚。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了越来越多的人性纠葛与现实真相。

  • 寻亲之旅

去年8月底,黄德峰的抖音后台出现了一封特别的私信。对方叫李新梅,母亲三十多年前被拐卖到河南,受虐待后听力受损。多年来,没有人知道母亲从哪里来,名字叫什么,母亲也不会说汉语,只会一种奇怪的语言。刷短视频时,李新梅发现母亲说话时的发音和黄德峰视频里的布依语很相似,想让黄德峰帮忙分辨。

9月10日晚上12点,黄德峰收到了李新梅发来的照片。老人头发花白,宽额头,高眉骨,眼窝深陷,是典型的布依族长相。李新梅还发来了语音消息,说母亲当天情绪不好,哭闹了一番。从语音里,黄德峰听到了几句混乱的布依语。他能感觉到,语音背后藏着一段悲惨的人生。

第二天,黄德峰就制作了抖音视频,把信息转发给布依族朋友。布依语翻译王正直曾帮助同胞寻亲成功,她找了几个能帮上忙的朋友,建了一个群:“比侬,回家”。“比侬”,布依语意为“兄弟姐妹”。

面对黄德峰与朋友们的热情,李新梅和丈夫是迟疑的。他们不理解对方非亲非故,为什么会这么热情,以为又遇到了骗子,或是传销组织,帮人寻亲可能是为了钱。他们之前遇到过类似的团伙,因此心里多了一丝戒备。黄德峰便掏出了所有能证明身份的材料,还有自己的工作单位,反复强调不要钱,来打消家属的疑心。

由于李新梅的母亲听力受损,志愿者只能找一些贵州当地的图片,让李新梅拿给她看。他们找了很多照片,包括晴隆县的24道拐和当地的一处瀑布。看到这两张照片的时候,老人连忙点头,眼睛里明显有了光。她描述称,图片里的位置附近有一些建筑。由于时间过去了四十年,老人记忆里的庙宇已经消失,这给寻亲增加了阻碍。黄德峰和志愿者请教了上了年纪的布依族老人,确定24道拐附近的那些庙宇当年的确存在过。

临近晴隆县的朋友罗其利放下工作,马上到当地集市上挨个找人打听,发现李新梅的母亲可能叫德良。她的女儿试着问母亲,德良是你的名字吗?老人的表情从惊讶变成羞涩,你知道我的名字啦?我就是德良。

德良的女儿哭了,视频另一端的黄德峰也流泪了。在这一刻前,他们只能管这位听力不好的老人叫“阿姨”。找回名字的一瞬间,黄德峰看见老人神色中流露的天真,仿佛回到她未经沧桑的时候。德良告诉他们,自己被拐后逃跑过30多次,遭到人贩子毒打、虐待,甚至囚禁,最终得以逃脱,流浪途中被好心人收留。确定了德良老家和父母的信息后,黄德峰再次赶到晴隆,通过视频让德良和母亲提前看到了彼此。

2020年10月,李新梅带着德良,多次换乘交通工具,到达晴隆。一路奔波之后,德良身体不适,但终于见到了曾经疼爱自己的父母,还有两个弟弟。85岁的妈妈再见到60岁的女儿,仍像德良幼时一样,端着一碗热米饭喊:“儿啊,吃饭”。按布依族习俗,游子回家,吃一碗家乡的热饭,就不会再丢了。

这一幕让黄德峰很受触动。“我特别痛恨人贩子。”他对记者说,“那一刻我就想,以后要尽自己的能力帮助这样的寻亲者,不求任何回报。”

  • 布依族“广播站”

黄德峰来自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家在安龙县。县城很小,用他的话说,出门走几步都能碰见熟人。他是布依族,这个民族大约有300万人口,大部分聚居于贵州省南部。虽然布依族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但当地经济水平普遍不高,很多年轻人选择出去打工和生活,不熟悉本族文化。

在贵阳上大学时,黄德峰发现学校周围有许多布依族人。他有事没事便到附近转悠,与布依族老人聊天。毕业后,很多同学留在了大城市,黄德峰却考取了县城税务局的公务员,他觉得这里离布依族文化更近。

税务局的工作很忙,经常加班,黄德峰在单位里话不多,甚至有些内向。但工作之外,他有另一个世界:搜集、翻译布依族的经书古籍和古代民歌,把布依族的语言、文化记录下来,并传播出去。只要有时间,他就换上全套衣服,或者包个头巾,拍一段布依语的短视频,发到抖音上。他会用布依语向网友打招呼,介绍家乡的风物,唱山歌,或是念诗。

有段时间,抖音流行新疆舞“扭脖子”挑战,黄德峰拍了段视频,提到他们布依族也会这样的动作。有网友来了兴趣,留言问布依族情况。也有网友说,自己也是布依族,但听不懂这种少数民族语言,只有家里的老人会说,他感觉自己是个假的“布依族”。

2020年2月,疫情期间,黄德峰把账号名改成了“(布依族)峰萧萧的广播站”,专门科普布依族的日常词汇和文化知识,建立了“布依族语言小课堂”。这些内容本身有些小众,却为黄德峰吸引了一批忠实粉丝。有人回复说,常年漂泊在外,找不到人交流布依族语言,“只有看这个视频,才找到一些家乡的寄托。”

布依族文化成为黄德峰和很多布依族年轻人的心灵密码,也成为德良寻亲的关键线索。德良的女儿正是看到了黄德峰的“布依族语言小课堂”,才发送了寻亲私信。

与父母相见后,德良一家在晴隆老家待了十几天。临走前,黄德峰买了两套布依族传统服饰送给德良。德良立刻换上,包头巾的手法依然娴熟。回到河南,德良只要想念家乡,就会把衣服找出来穿上,照镜子,让女儿帮她拍照、拍视频,然后洗干净叠好,十分珍惜。

德良回家的报道刊出后,很多用户来到峰萧萧主页留言,因为他帮德良寻亲的故事,对布依族文化产生了兴趣。

现在出差在外,黄德峰也会随身带着布依族传统头巾,忙中抽空拍上一支视频。他想尽自己所能,用视频传播一切布依族的美好。“一方面是记录,另一方面是希望被看见。说不定哪天,会发生下一个奇迹呢?”黄德峰说。

  • 还有多少“德良”?

帮德良寻亲成功后,黄德峰经常收到类似的求助信息,“比侬,回家”群也保留下来,成为布依族年轻人的线上聚集地。大家平时在抖音上收到的求助信息,各自整理后发到群里传播、讨论。布依族歌手王兴飞也经常玩抖音,拍唱歌的视频,后来也开始传播布依族文化,并帮人寻亲。

通过寻亲,黄德峰认识了更多布依族同胞,尤其是一些年岁较长的布依族女性。几十年前,她们生活在闭塞、贫困的云贵地区,后被人贩子拐卖。她们之中有的被卖到北方农村,嫁作人妻;有的流落异乡,到沿海省份务工。

布依族本就小众,这个民族的女性因为语言沟通障碍,一旦脱离原来的生活圈,便可能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她们中的有些人长期处于沉默和禁闭状态,在技术和媒介提升的当下,有了被关注和发声的机会。

究竟还有多少“德良”?黄德峰不禁这样问自己。

今年年初,广东一家饭店的女老板请他帮忙给一位女性员工寻亲。这位员工来自贵州,今年30出头,在90年代被拐,后来试图出逃,被人贩子迷晕,还割去了一只肾。现在的她没有户口,也没有身份证。另一位找黄德峰寻亲的广东女孩提到,自己的母亲是贵州罗甸县布依族人,到广东打工,20多岁时嫁给了50多岁的丈夫,后来带着小女儿回到了贵州,与丈夫不再联系。

4月6日,一位河南大哥私信黄德峰,说自己的邻居阿姨也是一位被拐的贵州妇女。阿姨从小被拐,如今说着一口流利的河南话。她没有户口,只记得自己是贵州人,应该是少数民族。黄德峰被大哥的热情感动,约好时间双方视频沟通。

看到阿姨的第一眼,黄德峰就感觉她的五官轮廓神似布依族。他试图用布依语对话,却发现阿姨基本上听不懂。黄德峰没有放弃,他问阿姨是不是记得自己家乡的信息。阿姨说,记得老家在贵州镇宁县,住在一个小山村,家里还有四个弟弟。她还记得父亲和弟弟们名字的大致发音。黄德峰赶快记下这些信息,并进行整理。

黄德峰觉得这次希望很大。一般来说,被拐卖的寻亲者很少能记住这么详尽的信息。他以最快的速度把信息转到“比侬,回家”等志愿者群,并联系到镇宁县的热心人士吴登平。当天凌晨,就传来了成功的消息。在沙子沟村,志愿者找到了阿姨失散二十三年的亲人。她的父母健在,四个弟弟都在外打工。家里甚至还保存着她小时候的户口,户籍名字是“罗小菜”。

四个弟弟得知大姐的消息,激动万分,立即买机票,周末到河南和罗小菜团聚,姐弟五人终于见面,相拥而泣。从黄德峰收到求助信息到寻亲成功,前后只用了6个小时。

5月4日,黄德峰帮助过的杨妞妞寻亲成功。她老家在贵州毕节地区,是苗族,跟布依族在地缘上很近。小时候,杨妞妞陪父母在外地打工,被人贩子拐走。和德良、罗小菜这一代被动寻亲的女性明显不同,年轻的杨妞妞有主动发声的意识和能力。她不断在抖音等平台发布自己寻亲的视频,寻求黄德峰等志愿者的帮助,被外界关注到,最终寻亲成功。

  • 多一分关注,多一分可能

截至目前,黄德峰已经帮助3个失散家庭团聚。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寻亲并不容易。他经常要花很多精力去建立信任,寻找线索。除此之外,他越来越感受到其中的生死别离与人性纠葛。另一些时候,寻亲者顾忌重重,在新的家庭和原来的家庭之间摇摆,即使在寻亲成功后,两边也会产生撕扯。这些纠葛常常让黄德峰感到困惑。

收到广东饭店老板帮员工寻亲的消息后,黄德峰花了很多精力寻找线索,他觉得寻亲成功的可能性很大,还找当地“打拐办”帮忙追查。但这位员工没有多少寻亲意愿,后来不再回复消息。

黄德峰知道,现实不总是圆满。这个月,他又发布了两条视频,一位母亲寻找失踪的儿子张定银,一位父亲寻找自己的儿子刘春荣。到现在,十几天过去还没有进一步的线索,他很焦急。“不是每个寻亲者都能得到时间的眷顾,感同身受到这一点,我才有这样坚定的信念。我最希望帮他们找到亲人时,是父母健在,家人团圆,时间不等人。”

黄德峰觉得,对这些寻亲者来说,多一分关注,就多一分成功的可能。今年5月,他成为了抖音寻人志愿者,拍摄的寻亲内容可以得到平台的流量支持,这给了他更多的信心。如今,黄德峰的抖音首页里,有他三次帮助布依族同胞成功寻亲的视频。而截止到6月21日,“抖音寻人”已经帮助超过200个失散家庭团聚。

今年3月,德良母亲去世,她再次回到贵州,黄德峰也赶到了晴隆县。他和德良女儿约好,这次要带老人好好地转转,特别是她年轻时生活过的地方。黄德峰带她们来到了附近的24道拐,曲折蜿蜒的山路,像极了德良坎坷不平的大半生。德良心情平复了一些,她指着对面曲折的山路,对黄德峰说,小时候就是在这条路上和小伙伴玩耍,奔跑着去赶集。

以前在河南的时候,德良有时候会小声唱歌,女儿觉得好听,想让她再唱一遍,她却不肯。在24道拐,黄德峰跟德良说,您一定记得我们布依族的歌怎么唱,唱给我们听一听吧。德良在山间放声高歌,黄德峰听出来,那是一首布依族文化中年轻女孩唱的情歌。

分享请注明内容源出处:更多的农业新闻信息尽在达达搜(农业信息网)

本文原标题:小伙发抖音帮3个被拐妇女回家!具体情况怎么样?附详情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dadasou.com/news/113933.html

郑重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仅为农业新闻内容更加丰富,并非达达搜观点。如信息标记有误,欢迎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合作。

猜你喜欢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