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信息

美前高官:美面临最大危险不是中国!美国最大危险是什么?附详情

美国前劳工部长罗伯特·赖克在英国《卫报》撰文称,美国最大的危险不是中国。文中称,纵观美国战后历史,我们轻于责己,遇事总是怪别人。我们今天面临的最大危险不是来自中国。而是我们逐渐滑向原始法西斯主义。我们须小心,不要过分妖魔化中国,否则会助长新的偏执,进一步偏离应该做的事,助长本土主义和仇外心理,导致更大的军事支出,而非对美国的教育、基础设施和基础研究进行投资。美国的核心问题是,能否在不制造另一个敌人的情况下重拾我们的身份和共同责任。

卫报:摧毁美国的不是中国,是自家的法西斯主义!或迎来灭顶之灾

逍遥评:美国冷战的胜利与打压日本的胜利,使其有了经验主义和惯性思维。当前是把这一套用在了中国身上。美国没有与时俱进,并不了解中国,企图靠绝对实力要么让中国如苏联般崩溃,要么让中国像日本一样屈服。

阻止中国发展要么自己实力提升,让中国赶不上,要么使绊子,让中国走不动。美国偏向后者。尽管拜登政府意识到了前一点,采取了宏大的自我提升计划,但毕竟要实现还很遥远,当前还停留在纸面上。

美国的遏制做法,就像赖克所讲是很危险的,如果遏制不住中国,那走向衰败的就是美国,所有内在矛盾会顷刻爆发。美国硬要分出输赢,中国只有迎战。中国的韧性、耐力不是美国能比的。美国最大的危险是自己。

但现在有学者称中美进入了相持阶段,本人认为此判断为时过早。中国当前还在防御阶段。美国的遏制工具还没用完。中国仍要步步为营,稳扎稳打。

英国《卫报》6月20日文章,原题:美国最大的危险不是中国。它近在咫尺  中国在世界上日益咄咄逼人的地缘政治和经济立场引起美国两党激烈反击。如果这使美国增加对基础研究、教育和基础设施的投资,像20世纪50年代末苏联“人造卫星”带来的冲击那样,那也不错。但现在这带来了危险。

60多年前,突如其来的对苏联领先于美国的恐惧,将我们从战后自满情绪中震醒,并使这个国家做了多年来应该做的事情。尽管我们是在国防的借口下做的,但其结果是在一代人的时间里提高了美国的生产力和美国人的工资。

苏联开始崩溃时,美国找到了下一个陪衬——日本。到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美国国会就日本对美国竞争力的“挑战”和日本对美国就业的“威胁”举行了无数次听证会。妖魔化日本的书籍层出不穷。但实际上,日本没什么恶毒的阴谋。日本大量投资于教育和基础设施,因此能制造美国消费者想购买的高质量产品。

就目前的中国而言,地缘政治的竞争是显而易见的。但同时,美国公司和投资者通过在那里经营低工资的工厂和向他们的中国“伙伴”出售技术而大赚特赚。美国的银行和风险资本家忙于为中国的交易提供担保。

我无意淡化中国对美国的挑战。但纵观美国战后历史,我们轻于责己,遇事总是怪别人。我们今天面临的最大危险不是来自中国。而是我们逐渐滑向原始法西斯主义。我们须小心,不要过分妖魔化中国,否则会助长新的偏执,进一步偏离应该做的事,助长本土主义和仇外心理,导致更大的军事支出,而非对美国的教育、基础设施和基础研究进行投资。美国的核心问题是,能否在不制造另一个敌人的情况下重拾我们的身份和共同责任。

美国最大的危险不是中国,而是美国内部的原始法西斯主义——它可能摧毁美国!

作者罗伯特·赖克在这一西方大报上直白的写道:西方,特别是美国与中国的竞争是显而易见的,但历史教训告诉我们,责备别人比责备自己更容易。

赖克直白的点破了一点,美国内部的极端政治人士,正在打造一种原始法西斯主义的氛围,这可能带来可怕的后果。

卫报:摧毁美国的不是中国,是自家的法西斯主义!或迎来灭顶之灾

赖克指出,中国在世界上日益突出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影响力,在美国引发了两党一致的强烈反应,美国两党政客只在一个话题上保持一致:打击中国。赖克称,对美国来说,如果这一切能带来对美国基础研究、教育和基础设施的更多公共投资——就像20世纪50年代末的苏联率先发射卫星对美国产生的冲击那样——那也没关系。但现在看来,这一切在给美国内部带来巨大的危险。

评论指出,60多年前苏联的航天突破突然出现在美国面前,这种明显的差距让美国摆脱了战后的自满情绪,并促使这个国家做了多年来应该做的事情,包括大力推动美国内部的科技、商贸、教育等各个环节的发展。尽管美国当时也以国防为重大突破口——例如国防教育法和国防高速公路法,并依赖国防高级研究项目管理局进行基础研究,从而发展半导体、卫星技术,以及互联网——其这一切的结果是美国乃至许多国家的几代人获得了更高的生产率和工资水平,在许多方面这一切有着正面作用。

卫报:摧毁美国的不是中国,是自家的法西斯主义!或迎来灭顶之灾

后来,日本成为了美国针对的对象。当苏联的发展开始出现危机时,美国在日本找到了下一个突破口。1970年代起,日本制造的汽车正在从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手中夺走市场份额。与此同时,三菱收购了洛克菲勒中心的大部分,索尼收购了哥伦比亚电影公司,任天堂考虑收购西雅图水手队。到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美国国会举行了无数关于日本人“挑战”美国竞争力、日本人“威胁”美国就业的所谓听证会。

很快,美国内部一股妖魔化日本的浪潮爆发了。帕特·乔特的《影响力代理人》声称,东京向有影响力的美国人行贿,是为了实现“对美国的有效政治统治”。

卫报:摧毁美国的不是中国,是自家的法西斯主义!或迎来灭顶之灾

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在《贸易场所》一书中指出,由于我们未能充分应对日本的挑战,“美国的力量和美国人的生活质量在各个方面都在迅速下降”。

威廉•S•迪特里希在《日头升起的阴影》一书中写道,日本“威胁着我们的生活方式,并最终威胁着我们的自由,就像过去纳粹德国和苏联的危险一样。”

罗伯特•兹林斯基和奈杰尔•霍洛威的《不平等股票》认为,日本操纵了其资本市场,以削弱美国公司的实力,日本日益增长的实力使美国面临沉沦。

接下来是各种各样疯狂攻击日本的美国宣传——《日本权力游戏》、《与日本即将爆发的战争》、《财霸美国:日本公司如何殖民美国重要产业》、《沉默的战争》、《贸易战争》。

但现在我们很清楚地知道,日本并没有对美国有任何恶意的阴谋。在美国取得了挫败日本竞争的胜利、从中捞取了巨额利益之后,美国内部绝大多数人没有注意到,日本在教育和基础设施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这使它能够生产美国消费者想要购买的高质量产品。

大多数美国人没有看到,美国自己的金融体系就像一个赌场,只追求立即获利,不愿意投资未来。美国忽视了自己的教育体系,使得80%的年轻人无法理解一本新闻杂志,还有许多人对自己获得的工作内容毫无准备。美国的基础设施没人愿意去投资,导致不安全的桥梁和坑坑洼洼的道路耗尽美国的生产力。

赖克接着写道了中国:就中国目前的情况而言,与美国的地缘政治竞争是显而易见的。然而,自从中国开放之后,直到现在,美国公司和投资者通过在中国开设低薪工厂,并将技术出售给他们的中国“合作伙伴”,默默地赚取大笔利润。

卫报:摧毁美国的不是中国,是自家的法西斯主义!或迎来灭顶之灾

美国的银行和风险资本家也在忙着在中国承销交易。

那么到底是谁在损害美国普罗大众的利益,谁将大量工作职位和投资机会挪到中国,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显然不是中国启动的历史进程。

赖克强调,自己并不是要淡化中国对美国的挑战。但是纵观美国战后的历史,责备别人总是比责备自己更容易。

赖克疾呼,今天美国面临的最大危险不是来自中国,是美国走向原始法西斯主义的趋势。

卫报:摧毁美国的不是中国,是自家的法西斯主义!或迎来灭顶之灾

美国必须小心不要妖魔化中国,不要鼓励新的偏执政治立场,进一步破坏美国应当优先处理的事项 —— 这样的错误还包括鼓励本土主义、排外情绪,在美国制造更大规模的军事支出,而不是投资在美国公共教育、基础设施和基础研究。如果不看清楚这一点,美国未来的繁荣和安全将有严重危机,甚至出现社会与国家架构被撕裂的灭顶之灾。

美国的核心是一个日益多元化的社会。美国的经济和文化正迅速与全球其他国家的经济和文化融合。美国是否有可能在不制造另一个敌人的情况下,重新确定自己的身份和责任,将决定美国未来的走向。

分享请注明内容源出处:更多的农业新闻信息尽在达达搜(农业信息网)

本文原标题:美前高官:美面临最大危险不是中国!美国最大危险是什么?附详情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dadasou.com/news/113613.html

郑重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仅为农业新闻内容更加丰富,并非达达搜观点。如信息标记有误,欢迎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合作。

猜你喜欢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