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信息

普京:和乌克兰总统没有会见的必要!主要是因为无话可谈?附详情

普京总统说的很明白,解决乌克兰的关键性问题在华盛顿。

“是否打算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会见”的提问,普京说:“既然他已将自己国家完全置于外部控制之下,那么为什么还要跟他见面呢?乌克兰的关键问题并非在基辅解决,而是在华盛顿,还有部分是在柏林和巴黎。那跟他有什么好会见的?要讨论什么?”普京还说,他“不拒绝此类会见,但应明白要谈什么”。

普京:和乌克兰总统没有会见的必要

无论是拜登的多次讲话表态,还是他与普京总统的会谈,双方都已经给乌克兰关键性问题画了红线。

拜登和英国等西方国家不承认克里米亚属于俄罗斯,所以才有了海风军事演习;名为美国与乌克兰共同召集的军事演习,实际上还是在美国的指挥棒下,体现的是美国对俄罗斯的战略意图,包括乌克兰东部的问题。在这一点上恐怕连乌克兰总统也非常清楚:他无非是想借美国之力制衡俄罗斯。

而普京总统非常明确的指出:乌克兰或成为西方国家军事掌控的区域,并且对俄罗斯的战略安全构成威胁。

可以说双方对各自的想法和诉求心里都明白的很,所以见个面能谈什么呢?

因此乌克兰的关键性问题,实际上是美国及盟友和俄罗斯之间的问题,与乌克兰总统谈等于没有谈,因为决定权并不在乌克兰手上。

普京说的是实话,只是实话有时候比较伤人罢了,乌克兰总统泽林斯基应该挺受伤的。

西方和俄罗斯之间呢,现在有一个比较尴尬的局面,那就是普京想见的人却不容易见到;普京不想见的人,却想见他。

比如不久前欧盟举行峰会的时候,默克尔和马克龙提议邀请普京与欧盟举行一次峰会。普京已经表示愿意接受这个邀请。但是却遭到了包括乌克兰在内的东欧国家的集体抵制。结果默克尔和马克龙也没有办法,非常遗憾这个决议只能作罢。

但是乌克兰总统泽林斯基却说他愿意单独与普京见面。而普京却从来没有接受过这个邀请。最近他更是表示根本没有必要和泽林斯基见面,因为在普京看来,乌克兰也好,泽林斯基也好,他们没有任何外交战略上的决定权。能决定乌克兰外交战略的是欧洲人和美国人。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普京要和拜登见面,也愿意和欧洲人见面的原因。

  • 普京说:乌克兰已经屈服于西方的控制,在华盛顿做出决定时与泽伦斯基会面毫无意义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表示,他不太可能会见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因为该国的政策不是由基辅的立法者制定的,而是由美国和欧盟的海外立法者制定的。

作为周三与公众进行的传统电视“直线”问答环节的一部分,普京驳回了与乌克兰举行双边峰会的想法。

“我为什么要见泽连斯基?” 这位俄罗斯领导人问道。“如果他让自己的国家完全由外部控制,乌克兰生活的关键问题不是在基辅解决而是在华盛顿解决,在某种程度上,在柏林和巴黎。那我们能聊什么呢?”

他补充说,他不会“拒绝此类会议”,但表示他必须首先“了解我们可以谈论什么”。

今年 4 月份,泽伦斯基邀请普京在“正在发生战争的乌克兰顿巴斯的任何地方”会面进行谈判。他后来说这样的峰会是“不可避免的”。

普京当时回答说,他将在莫斯科接待泽连斯基,致力于修复双边关系。但是,他补充说,如果没有两个自称为脱离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领导人的参与,俄罗斯不会讨论饱受战争蹂躏的顿巴斯地区,这两个共和国的部队一直在与基辅自己的军队进行激战。

今年早些时候,乌克兰最大的议会反对派领导人维克多·梅德韦丘克(Viktor Medvedchuk)在接受媒体独家采访时指责泽伦斯基将该国变成美国的“殖民地”,并实施了“外部治理”。Medvedchuk 现在面临与克里米亚的商业利益相关的叛国罪指控。

郑重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仅为热点观察内容更加丰富,非达达搜观点。如信息标记有误,欢迎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合作。

猜你喜欢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