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信息

跪在妈妈的墓前请求原谅,我恨她的命太苦

关于情感故事,跪在妈妈的墓前请求原谅,我恨她的命太苦。今天达达搜来分享一下!

每次想到父亲的后车座,我的记忆里面都是一个窄窄的座子,上面绑着防止硌屁股的红色垫子,然后用黄色的尼龙绳固定住。

因为时间长了,垫子上面都已经褪色,有些地方已经发白,这就是父亲的后车座给我的印象。

只不过那时候我很少有机会能坐上父亲的后车座,这个位置基本上都是妈妈的专属位置,小时候只有在我爸每个星期送我去学校的时候我才能坐上这后车座。

其实不是我父母不想给我坐,而是我那时候太小,而那时候的二八大杠又太高,我爸怕我坐在后面掉下来,所以只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才开始让我坐,其他的时间都是属于我妈妈的。

我那时候在家最期待的一个场景就是我坐在家门口的木框上,父亲载着母亲从村里唯一的那条土路上出现,然后离着我越来越近,快到家门口时,我爸就会故意拨弄车把上的铃铛提醒我他们回来了。

跪在妈妈的墓前请求原谅,我恨她的命太苦

而这个时候我就会兴奋的从木框上蹦起来然后径直跑去我妈妈身边,因为我知道,他们每次回来都会和我带好东西,有时候是吃的,有时候是玩具,无一例外。

记忆中父亲车把上的铃铛声音都是特别清脆又好听的,不同于现在自行车上的铃铛,可能那个时候的铃铛都是铁做的,而现在车铃的外壳都是用塑料做的,没有记忆中的那种感觉

可是现在,无论是清脆的车铃声还是母亲的呼唤声,都消失了,经过父母的努力,我们家的二八大杠换成了四驱的小轿车。

泥瓦砖盖的房子也换成了钢筋混凝土的大房子,可是母亲,母亲不见了,来了另一位我称之为“阿姨”的人。

六年前父母在外面打工的时候,母亲不幸被从房顶脱落的砖头砸中,当场就没了呼吸,我现在能想象出我爸在场的手足无措以及悲痛绝望,可是无论怎么样,我妈的生命还是挽回不了。

自那以后,我妈妈的专属后车座的位置就消失了,我爸再也没有骑过那辆车,一直闲置在仓库里面,有好几次我提议要不然就卖了吧,可是我爸怎么也不同意,我也就不再提了。

六年的时间过去,我也长大成人,知道死亡的意义,也知道我爸的下半辈子不可能就这样孤孤单单的过下去,他才刚四十多岁,他还有权利去寻找一个能照顾自己下半辈子的人。

所以在我的默许下,周围早就盯准了我爸的媒人争相上门给我爸介绍对象,可是我爸很反感这样,把媒人都赶了出去,我不知道他想找个什么样的,但是只要他愿意找,总是好的。

“妈,你应该会原谅我的吧,您的在天之灵也不希望我爸这辈子就这样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走下去吧?现在我同意找个人照顾他,你说好不好?”

“妈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命苦,从小到大就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你说我爸现在成功了吧,你又不在我们身边,这下可好了,便宜了别的女人,你说你冤不冤?”

跪在妈妈的墓前请求原谅,我恨她的命太苦

“妈我说这些话你要是听见了可别觉得生气啊,就算生气了也别从坟头里面爬出来打我,那样我会害怕的,您要是真想我,可以给我托梦的。”

“妈,你说你为什么不给我托梦啊!儿子真的非常想你,可为什么我梦不到你了啊?难道你不想看看儿子现在什么样了吗?”

“妈,我真的好想你啊!可是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妈!”我的眼泪一颗颗的往下掉,我跪坐在我妈的墓碑前面说着自己的心里话,右手轻轻抚上墓碑上我妈的照片,我的眼泪再次汹涌而出。

如果这时候有人来墓地的话看见我这个样子一定会吓一跳,我把带来的郁金香放在我妈的墓碑前,擦擦眼泪转身离开。

或许是我的哭诉真的有用,我当天晚上就梦到我妈妈了,她面带笑容的看着我说我傻,还说她永远都不会怪我,说我是个好孩子,还说她也想我了。

我是带着泪醒来的,可是我的心情放松多了,我爸带那个阿姨来家里的那天,我拿出早就买好的丝巾递到她手上。

她一脸的受宠若惊,而我则是笑着说:“以后我爸就拜托阿姨照顾了。”

我能看出她眼中的如释重负,也能看出我爸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其实我这样做就是想让我爸知道,我会接纳他认定的人。

逝者已矣,生活总是要向前看的。

以上是情感故事,跪在妈妈的墓前请求原谅,我恨她的命太苦的全文内容。

郑重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仅为热点观察内容更加丰富,非达达搜观点。如信息标记有误,欢迎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合作。

猜你喜欢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