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信息

极端母亲为子报仇,可是她的方法错了

关于情感故事,极端母亲为子报仇,可是她的方法错了。今天达达搜来分享一下!

凌晨三点,天色还乌漆嘛黑,一个醉醺醺的男人走在没有路灯的小巷子里面,他和朋友一直喝酒喝到了现在,这才刚刚从朋友家里出来。

附近是老城区,这么晚了路上也没有什么人,他一个醉鬼晃悠悠的走在路上,双眼也看不清路面,他现在都是凭着记忆力在走路。

男人因为喝了太多酒,差点摔倒,他只好扶着右边的墙壁慢慢的往前挪动,可是就算他扶着墙壁走,他还是摔倒了。

只不过他是被绊倒的,有些人喝醉了脾气很不好,恰好男人就是这种人,他生气的看向把自己绊倒的东西,是一个装着东西的麻袋,于是又狠狠的踹了麻袋一脚。

可是刚踹完想走的时候,麻袋的口子突然开了,从里面伸出一只手,男人被吓得尖叫一声,立刻往后倒在地上往后退。

极端母亲为子报仇,可是她的方法错了

此时他的酒也醒了,他颤抖着上前碰了碰那个手臂,一点反应都没有,他这才叫起来:“死人了!死人了!”

清晨五点,梁栋带着人把现场的小巷子给封锁了,痕检科正在周围寻找现场的证据,不一会儿法医徐海就带着人来了。

“半小时前接到一个男人的报案,说是喝醉了在路上看到了这个,被吓了一会儿才报案,痕检科正在检查现场的脚印,尸体正在麻袋里面。”梁栋把徐海带到了尸体旁边,徐海立刻把箱子打开初步的检查。

“死者的手臂其实是被绑起来的,但是因为绑的比较松,所以一只胳膊出来了。”

“绑的松一般是两种情况,一是凶手根本就不在意把死者绑起来,二是凶手的力气小,所以根本就绑不紧,但是如果是第一种情况的话,凶手根本就没有必要绑死者。”

徐海看着尸体右手腕上那个绳结,把绳结剪下来放在证物袋里面,徐海觉得这种绳结一般不常见,有可能是凶手身份工作上的一种需要。

死者面色发青,胸部中了几刀,但是现在不进行尸检根本就不能确定死因是什么。

“我先把尸体带回去尸检,等有了结果再给你报告。”徐海进行完初步的尸检后,收起工具让梁栋把尸体运回警局。

忙活了一个上午,徐海早午饭都没吃上,他一直待在法医科进行尸检,根据死者身上的伤口和尸僵判断死者的死因和身体上的伤口情况。

下午三点,徐海拿着尸检报告敲开了梁栋办公室的门,梁栋把手边的三明治递给他,然后看起了时间报告。

“死者是被闷死的?那他胸口上的那一刀是怎么回事?不是致命伤吗?”梁栋看着尸检报告有些惊讶,这和他想的一点都不一样。

“虽然那个伤口看起来深,但是没有刺到心脏的位置,所以算不上致命伤,反而是他的口鼻心脏的血通状况现实他其实是被闷死的。”

“被闷死之后然后被套上了麻袋,被扔到了那个没有监控的小巷子里面,我建议你去查一查周围监控里面的车辆,这么大的东西,肯定是有运输工具的。”

徐海喝了口水,把最后一口三明治咽下去,然后又指了指尸体手腕上的勒痕说:“我建议你也去查一查这个勒痕那个绳结,一般人是不会打这种绳结的。”

“好,我先从死者身边的社会关系查起。”梁栋拿着报告出去了,徐海随后又回到了法医科。

极端母亲为子报仇,可是她的方法错了

“经过调查,死者离异单身,但是有一个八岁的儿子养在身边,死者的社会关系也很简单,他是一家编织袋厂子的工人。”

“他手腕上的那种绳结,他们厂子里的人都会,死者也会,我们查了死者死亡时间段里面他们厂子工人的请假和排班的时间,没有人有嫌疑。”

梁栋叹了口气,现在他也没什么头绪,“如果死者也会的话,他身边的人耳濡目染,估计也能学会。”徐海说到。

“找到了!死者的前妻找到了,她现在正在被带来的路上。”杜飞走进来说到,现在死者前妻的嫌疑有些大。

“前天下午三点到七点之间,你在哪里?”警官问。

“在家里。”

“在家里干嘛?有人给你作证吗?”

“在家杀人,我自己作证,你们不就是因为这个才把我抓来的吗?”死者前妻的话一出口,审问的警官都愣了。

她这算是承认自己杀人的事实了,里面的人正在询问,徐海和梁栋在外面看着,看着凶手一脸冷漠的样子,徐海想起了在死者家里看见的他儿子。

小小年纪却浑身是伤,或许徐海知道她为什么杀人了。

以上是情感故事,极端母亲为子报仇,可是她的方法错了的全文内容。

分享请注明内容源出处:更多的农业新闻信息尽在达达搜(农业信息网)

本文原标题:极端母亲为子报仇,可是她的方法错了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dadasou.com/news/113597.html

郑重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仅为农业新闻内容更加丰富,并非达达搜观点。如信息标记有误,欢迎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合作。

猜你喜欢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