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信息

老好人离奇死亡,尸体被压水底,凶手的恨意引人深思

关于情感故事,老好人离奇死亡,尸体被压水底,凶手的恨意引人深思。今天达达搜来分享一下!

三立市郊外有名的露宿营地内,一对甜腻腻的小情侣肩靠着肩,头靠着头坐在帐篷见面的石头上,颇显浪漫的看着天上的星星。

今天他们唯一一对来这里露宿的情侣,所以方圆一公里之内只有这两人,在这没什么人气的野外,他们想做点什么非常的方便,反正也没人看见。

男人趁着这大好的时机,慢慢的捧起女友的脸,想吻上去,可是他的耳朵动了动,亲吻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女人等了半天也没有动静,睁眼问他怎么了,男人脸上的表情有些疑惑,他皱着眉头问:“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女人什么也没有听见,她嗔怪的说:“这荒郊野外的,周围除了小水沟就是草丛,哪有什么动静啊?”

“不对,肯定有声音,好像有人从水里走过来了,真的有脚步声。”男人一下子紧张起来,他慌张的看了看周围。

此时女人快速的拍了拍他的手臂,指了指他的身后,男人缓缓转过头,一下就看见了一个巨大的黑影正缓缓向他们走来......

第二天上午就九点,三立市刑警队长梁栋带着人来到了现场,随之而来的是法医科的人,徐海提着箱子走过来,想问尸体在哪里,却被告知没有尸体。

老好人离奇死亡,尸体被压水底,凶手的恨意引人深思

“没有尸体你叫我来干嘛?”徐海疑惑。

“当然是让你看看现场,今天凌晨的时候警局接到报案,下了一夜的大雨,现场都是泥地,周围的脚印基本上是没什么用了,但还是有些地方需要你们法医看一下的。”

徐海带着人来到了最里面的案发现场,除了一摊血迹外,确实没什么好看的。

“报警的是一对情侣,他们说昨天晚上看见了一个大概两米高的无头人影,就在这个草丛里面,这个草丛里面没有脚印,只有一点沾上的血迹。”

“可是我们搜了方圆几公里,都没有找到尸体,血迹也消失了。”梁栋把他们带到了那个草丛里面。

徐海和助手拍了几张照片,又把血迹采集样本便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个水沟有多深?派人下去打捞了吗?”徐海看着水沟中间一块凸起的石头问。

“还没有,这就去。”梁栋派人下去,重点打捞那块石头附近。

半个小时后,尸体就被找到了,就在那石头的旁边,尸体被一根绳子拴着,绳子的另一头帮着石头,显然是要让尸体一直被压在下面浮不上来。

尸体被运回警局后,梁栋带人去查死者的身份,尸体在水里泡的时间不长,脸还是能分辨出来是什么样子的。

徐海则带着助手对尸体进行尸检,三个小时候,众人在办公室里聚齐。

老好人离奇死亡,尸体被压水底,凶手的恨意引人深思

“常规的化验报告要在晚上才能出来,但是现在可以判定的是,死者的致命伤在头部,他的颅骨前面有一个呈凹陷状的伤口,类似与一个女人的拳头大小。”

“而且伤口反复被击打过,周围都是粉碎性的伤痕,他的头顶和后脑勺的头发也有脱落的迹象,应该是被人揪住头发反复在一个石头上撞击。”

徐海把照片放给在座的各位观看,梁栋皱着眉头没有说话,他今天去查死者的身份,虽然查到了但是却让他很是疑惑。

死者今年三十岁,是本市一个工地的工人,按照工友的话来说就是一个老好人,两边不得罪,平时和大家的关系也挺好的,没有到要仇杀的地步。

梁栋又去问了死者的老板,也说他是一个老实人,平时干活也很勤恳,没有什么偷奸耍滑的现象。

死者工作的工地距离案发现场至少也要有二十公里的距离,他一个在外面打工的人,按理说是不会去这么远的地方的,一定是有人约他,或者是他去找什么人,这个人一定是个关键。

后来据他的工友回忆说,死者好像每个月都要出去那么一两次,好像是找什么他远房的堂弟,都是过了夜再回来。

梁栋又去找了死者家属了解情况,然后根据线索在郊外的一个小房子里面找到了一对夫妻,男人就是死者的远房堂弟,死者死前见的最后一个人,应该就是他。

奇怪的是,死者的堂弟妹看见警察把丈夫带走,一脸的悔恨和害怕,可男人却一脸的冷漠,对她的哭泣丝毫不在意。

最后这个堂弟招了,是他杀的人,因为他再也受不了眼睁睁的看着一顶绿帽子整天戴在自己的头上了,死者确实经常过夜,但却是和他的堂弟妹过夜。

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暗处下的自己或许都认不清自己的面容了。

以上是情感故事,老好人离奇死亡,尸体被压水底,凶手的恨意引人深思的全文内容。

分享请注明内容源出处:更多的农业新闻信息尽在达达搜(农业信息网)

本文原标题:老好人离奇死亡,尸体被压水底,凶手的恨意引人深思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dadasou.com/news/113545.html

郑重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仅为农业新闻内容更加丰富,并非达达搜观点。如信息标记有误,欢迎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合作。

猜你喜欢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