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信息

谆谆孝子出门迎接亲人,却不想抱回一具尸体

关于情感故事,谆谆孝子出门迎接亲人,却不想抱回一具尸体。今天达达搜来分享一下!

天空中的雷鸣声一阵一阵的,坐在家中的老妇人心里隐隐不安,外面下了这么大的雨,她的老头子还没回来,她在家急的直跺脚,就怕他出什么意外。

老妇人的儿媳走过来安慰她:“娘,你就放心吧,爹不会有事的,说不定是爹看这雨下的太大,在镇上找了一间客栈住下了也说不定,你就别担心了。”

儿媳扶着婆婆往屋里面走去,可老妇人还是有些担心,她知道自己的丈夫一向是知道分寸的人,一般不会轻易住在外面的。

“宣儿!你穿上蓑衣去外面的路上迎一迎,看看你爹怎么还不回来,但是不要走远了。”老妇人还是不放心把儿子叫过来,让他去外面看看。

这下儿媳有些不乐意了,这晚上下这么大的雨,她也不想让自己的丈夫出去冒险,但到底还是没有说什么,左不过不让他走远就是了。

“好嘞娘,我这就去,你也别担心了,我去看一看,秀英,你快把娘扶进去吧,别在外面站着了,这天也挺冷的小心别让娘的老寒腿犯了!”李宣走之前仔细叮嘱媳妇,可见是个孝顺的。

“我知道了,倒是你自己千万要小心些,太远的地方就不要去了,这一下雨,路上的太滑了,不安全。”后面这句话是她小声说的,李宣笑了一下,麻利的套上蓑衣提着灯笼出门了。

谆谆孝子出门迎接亲人,却不想抱回一具尸体

秀英则把婆婆伺候躺下,自己也和衣躺下,她怕丈夫一会儿就回来了,到时候起身也方便。

正当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李宣的叫喊声,秀英一下子就惊醒过来,她连忙起身出门,门外的大雨还在哗啦啦的下,一点也没有停止的趋势。

秀英打着伞往外面迎去,就看见自己丈夫双手抱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看起来像个人,她下了一天,连忙把门打开让他进来,那一瞬间,她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当看清地上那团东西到底是什么时,她的腿都软了,因为从衣着看来,这被烧成黑炭的东西好像是她的公公。

在她身后,老妇人早已经瘫倒在地,显然她也看清了那是自己丈夫的尸体,“老头子啊!你怎么就弄成这样了啊!你走了我可怎么办啊!”

她瘫在地上哭嚎着,一时间家中充满了悲伤的气氛,秀英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静静的陪在她身边。

而李宣看着地上自己爹的尸体,他始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这大晚上的下着大雨,一个人怎么可能被烧死。

刚才他就是在外面的路上的一棵树下发现了自己亲爹的尸体,如果不是凭借衣服的话,他甚至都认不出来那是自己的爹,他去到的时候他爹就已经被烧成了黑炭。

第二天一大清早,他用平车拉着他爹的尸体,带着娘亲和媳妇来带来县衙门,他认为他爹似乎被害死的,不然不会死的这么惨。

虽然县令大清早的被人打扰很不开心,但是在师爷把案情说了一遍之后,顿时来了兴趣,他吩咐人把尸体搬到停尸房,然后让人请了仵作来验尸。

仵作验尸的时候他就在一边看着,也不觉得可怕恶心,而师爷早就站在外面听候吩咐了,他可受不了。

谆谆孝子出门迎接亲人,却不想抱回一具尸体

不一会儿,李宣也被叫进来了,他作为亲属理应的得知死者真正的死因,于是仵作便开始验尸。

仵作检查了死者身体表面,除了烧伤的痕迹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外伤,初步判断致命伤就是烧伤。

可是他也好奇大雨天的为什么会平地起火,他用细软的毛刷在死者的口腔和脸部刷了刷,然后闻了闻,闻到了别的味道,又在清水里面涮了涮刷子,果然飘起一层油花。

“你发现你爹的时候,他的身边是不是还有一盏熄灭的灯笼?”仵作看着李宣问到,他认真的想了想,随后点点头。

“那就是了,你爹不是被人害死的,而是意外死亡。”仵作判定。

“为什么?昨天晚上下着雨怎么可能会着火?”李宣不相信。

“下着大雨当然不容易着火,但是有油就不一样了,你爹被烧伤的部位和口腔内都有胡麻油的味道,而胡麻油通常用来制作夜灯笼。”

“可能是因为雨天路滑,你爹摔倒了,灯笼摔在身上,胡麻油浇在身上,然后火星子点燃了麻油,被烧死了。”

听着仵作的分析,县令频频点头,而李宣也接受了这个事实,颓废的垂下脑袋,他爹真的就这样意外的死了,他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

以上是情感故事,谆谆孝子出门迎接亲人,却不想抱回一具尸体的全文内容。

郑重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仅为热点观察内容更加丰富,非达达搜观点。如信息标记有误,欢迎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合作。

猜你喜欢

更多推荐